垂询电话:400-800-8184
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政博览 > 廉文时评

说古道今论贪官

贪官,古今有之,但古今贪官都不一例外地与“权”、“钱”、“淫”、“盈”四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“权”,古今贪官,首当其冲的就是贪权。没有权,贪官们就不可能达到贪赃枉法,欺压百姓的目的。有权,便有了一切。于是,贪官们削尖脑袋,钻天入地都要弄到“权力”。他们争权夺利,尔虞我诈,玩弄权术于鼓掌之中。如明代巨贪严嵩最善玩弄权术,将弹劾过他的御史谢瑜、给事童汉臣等削贬,甚至将揭发其罪恶的沈炼诬为谋反朝廷,进行处死。清代大奸贪和王申掌握大权后,更是植党排异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,他将自己的亲家,一个无才无德、马大哈式的苏凌河提拔为兵部尚书,两江总督;将敢于揭他短处的监察御史谢振定造罪拔官;他挥舞权力大棒,颐指气使,无恶不作。当今之时,一般干部郭光允,就因为向中央反映了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受贿问题,被程指示开除党籍,还被劳教两年。

“钱”,古代称“银”,是“钱财”的代名词。古今贪官最大的特点是贪财。明代巨贪严嵩当权期间,贪贿黄金三万余两,白银二百多万两,其子严世蕃甚至发出“朝廷无我富”的狂叫。清代奸贪和王申 当权二十年内,贪贿白银八亿两,相当清政府十年的赋税收入。当今贪官比其前辈毫不逊色,更有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的本事。一些贪官贪污受贿的手段令人咋舌,贪污受贿的数额令人触目惊心。玉林市委书记俞芳林收下某副县长90万元买官钱后,竟鼻子都不哼一声就卷款走人,使该人竹篮打水一场空。据有关资料统计,从1993年以来,国内被纪检、检察机关查处的县处级以上贪官近4万人,仅王宝森、胡长清、成克杰等72名高职贪官,涉嫌贪贿金额就达3.6亿元人民币。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半期,我国腐败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在9875亿元至12570亿元之间,占全国GDP总量的13.2%-16.8%左右。

“淫”,指男女不正当的关系,又曰“迷惑”,即色之意。贪官贪色,已成定理。古代贪官,多是妻妾成群,粉黛满屋。今之贪官,则兴养情妇、包二奶,乐于“金屋藏娇”。湖北天门市市委书记张二江利用职权和金钱包养一百人;广西巨贪李乘龙凡是看上的女人都决不放过;湖北荆门市委书记焦某将一名“三陪女”收作情妇,并“培养”成为副处级干部;大贪官胡长清更是渴色如命,竟叫私人老板从珠海空运供自己嫖宿;成克杰、李嘉廷、刘方仁、李纪周等省部级高官统统栽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。由此可见,“自古贪官多好色”一点不假。

“盈”,即充满、多余的意思。贪官们在权、财、色超过法度以后,便会出现盈溢的现象。“月晕而风,础润而雨”,这种盈溢 ,是物极必反的前兆。恶贯满盈,末日将至也!等待他们的是人民的义愤,历史的审判,法律的制裁。所以,有严嵩被削籍、抄家,后寄人篱下而死;有和王申 挂练自缢而亡;有当今的胡长清、成克杰伏法毙命。

呜呼,“以史为镜,可知兴衰。以人为镜,可知得失。”千古箴言是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