垂询电话:400-068-0810
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政博览 > 廉文品鉴

好贪VS信鬼

“厅局级享受”的戴备军,在享受过比他小26岁的“杭州IT美女”的美妙之后,尝到了“班房”滋味;才子作家“刘局”刘长春,表面“南人北相”,实质“官人贪相”,收受字画上百幅,所谓“雅贪”是也;“藏宝局长”邹建新,在自家车库底下秘建地下室,用来存宝,不过那是贪腐得来的宝贝,上不了“鉴宝”的台面;最与众不同的是“戴包包”戴国森,这个原温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,竟痴迷于“收藏”女人所钟爱的LV包……

2009浙江反贪,卓有成效;大案要案,查办了一系列。形形色色的好贪之官,台面上瞧着很强大,旮旯里实在很卑微,任选一点什么值钱的东西都能击中其软肋。更让人咋舌的是,以强势

闻名的原浙江省质监局局长、环保局局长戴备军,被“双规”后竟说,他春节期间算过命,两次都抽了下下签,“认命了”。一个无比强势的厅级官员,在思想信仰的角落里,竟卑微、脆弱、迷信到这个地步,还真让我们旁观的百姓深感啼笑皆非。

贪官为什么“不信苍生信鬼神”?盖因他们无所信,也不知该信什么也。当他进入贪腐之圈后,基本上已无所凭依,心虚也,气短也,骨脆也,腿软也。此时最简单最便捷、最愚昧、最可耻的,就是去信鬼神,去拜“菩萨”,去问佛求签,去占卜算命了。“一边贪污腐败,一边烧香拜佛”,于是“出版”了一出出新“官场现形记”,啥花头都闹了出来。

这种情况,还真是全国性的。最典型的案例是,某地有一贪官,把受贿得来的两尊金佛,拿到老家埋在后院的树下;被抓后,他恍然大悟说:原来金佛是要高高供奉起来的,怎么能埋在地下呢,这是遭报应了!还有一个经典案例:某地有个女副乡长,和一位男镇长发展为情人关系,其间还共同受贿;当两人各自离异准备结婚时,男镇长听信了算命先生所“算”的“女副乡长克夫”,便决心与其分手,女副乡长一怒之下举报了两人共同受贿事实……那算命先生也算得太不准了,这哪里是成夫妻之后才“克夫”啊,没成夫妻就被“克”掉了嘛。

官员迷信的真实动机,无非是谋权谋利;而贪官之迷信,还加上一个“趋利避害”,以避免“东窗事发”也。他们精神无所寄托,失去使命感;他们心灵无处安顿,失去方向感——那么,他们所驾驶的公权力之车,必然会开进歪门、驶上邪道。

如果说反贪要让腐者败,那么防贪就要让信者正——一定要让官员相信、信仰正确的东西,要让正确的思想来“保佑”自己。一位官员,别人谁能“保佑”你?真正的民选之官都知道,只有百姓的选票才能“保佑”他——确切地说,是保护他、爱护他。